李稻葵教授:哈佛教育的最大特点——敢问敢说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20日文章来源:《南方航空》杂志当前浏览量:

导读:哈佛的经历让李稻葵意识到:我们中国学生发言不够大胆;而哈佛的学生总是自命不凡,不懂就问,想说就说;敢问、敢说、会“忽悠” ,这是美国精英教育最具代表性的一种风格。

李稻葵

我自己在哈佛大学读了7年的研究生、博士,也曾经辅导过许多本科生,近距离接触过他们,他们可能是最能代表美国精英青年的一群人。


曾有一位犹太女孩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1990年,她为了获得更高荣誉级别(Summa Cum Laude)的毕业生头衔,要完成本科论文撰写。一般“学生狗”都是随便套个T恤牛仔裤,但她总穿着价格高昂的外套,背着名牌包,化了精致的妆容;而第二个给人的印象则是她什么都不懂。


我那时的工作是在经济系的本科毕业生撰写论文时,为他们解决计量经济学技巧和电脑技术问题,她对这些基础学科几乎一无所知。但她什么都敢问,一点不羞赧,完全没有怕被人鄙视的感觉,更“无厘头”的是她还敢于向别人提要求。 当时的计算机数据都存储在脸盆那么大的磁盘里,厚重的磁盘需要搁在磁盘机上操作,可她经常不动手,都是我们为她“卖力”。


每当看到实验室里散落着一堆磁盘,旁边搁着一个手袋,我们就知道“大小姐”来了……后来随着人事变迁,我也就慢慢淡忘了她。


第二个孩子是我的一位亲戚。她在中国上的中学,后回到美国上哈佛大学。她的学习成绩并不突出,刚开始在国内读高中时,数学还常常不及格。那么她有什么资格能过入读哈佛?是她的思辨能力。她在国内最喜欢的课居然是政治课,还常常跟政治、文史哲各科老师辩论。加上阅读涉猎广泛,有独特的视角,令她轻松斩获了哈佛面试官的青睐, 而其他一些学风严谨的学校却对她不感兴趣。


上了哈佛之后,她更是如鱼得水——代表所在书院参加划艇比赛;周末更是忙的脚不沾地,参加各种聚会、交流会,连老爸来都要预约时间;她在校园里行走时,经常是三步一声“Hi”,五步一个拥抱,似乎认识全校的人。毕业时她已经写出了两部剧本,其中一部获得了某好莱坞制片人的录用。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哈佛生都这样雄心勃勃,自如的游走在各种人际关系里,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哈佛生,他的父亲是美国联邦巡回法院的大法官,也是哈佛校友。他本人毕业后,就在哈佛校园附近当起了按摩师,类似于我们的北大生卖猪肉,不过在美国这可不是什么大新闻,大家似乎都能理解认同。


话说回来,我的这位亲戚也曾向我坦言,哈佛的学生整体上和其他常青藤联盟的大学,包括耶鲁、MIT、普林斯顿的学生有点不太一样:哈佛生总是自命不凡,总有一股子干劲、冲劲,而且敢问敢说——不懂就问,想说就说。我恍然大悟。这可能是美国精英教育最具代表性的风格。


这种教育风格能够与东方教育风格融汇吗?


我最近负责清华大学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学术项目,目标是培养国际上一批了解中国,对中国有感情的未来领导者。有近一半的学生来自美国。上了几周的课之后,巨大的文化差异就显现出来:那些非美国孩子抱怨连连,说美国学生提问太多,老师讲课都变得断断续续。所以现在我把课程分为两部分,前半段要求等我把观点完整地讲完,剩下的时间敞开来提问、辩论。算是中西教育的一种调和吧。


那么,第一个女孩子后来怎么样了?四五年前的一天,我突然在电视上看到她正在演讲——而她的身份是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她就是如今大名鼎鼎的雪莉·桑德伯格!


说起来,我也是她的半个老师。如果20年前,你问我,桑德伯格以后会不会与有出息?我会断然否定,可事实呢?她不仅是哈佛最优秀的毕业生之一,还是福布斯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


因此我一直在反思,我们对美国精英教育的理解是不是有偏颇?在我们的传统教育里,学生从小就被要求要毕恭毕敬、谨言慎行,问了“低级问题”就要感觉羞愧,缺乏勇往直前、敢问敢说的精神。 


而哈佛大学不仅是典型的美式教育,更是培养领导型人才的地方——领导者并不一定需要高深的专业背景,重要的是不懂就要敢于发问,敢于在众人面前表达观点,动员团队里的各色人等认同自己,鼓舞大家努力前行。这就是领导力的体现。



作者: 李稻葵,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更多 重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