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现状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5日文章来源:《语言战略研究》杂志当前浏览量:

原标题:汉语国际教育:“事业”与“学科”双重属性的反思


文/宁继鸣


提要 新时期,具有“事业”与“学科”双重属性的汉语国际教育,迎来新的发展和机遇期,但也是一次新的挑战和适应期。双重属性带来的优势十分明显,但长期以来事业、学科、专业等发展指标权重不均衡不充分,造成事业(行业)发展的繁荣景象,掩盖了学科意识的薄弱、学科属性的模糊、学科建设的缺位,以至于影响到人才培养的需求和预期,影响到事业发展的基础与需要。


关键词 汉语国际教育;双重属性;事业;学科;专业;反思

 

一、引言


2018年,国家出台了两个与汉语国际教育密切相关的“指导意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关于推进孔子学院改革发展的指导意见》,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制定并发布的《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前者提出“加强力量建设,提高办学质量”,意味着汉语国际教育的重点从注重数量规模到注重内涵提高质量。后者提出高校要“转变发展模式,以多层次多类型一流人才培养为根本,以学科为基础,更加注重结构布局优化协调,更加注重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在这个大背景下,具有“事业”与“学科”双重属性的汉语国际教育,将迎来一次新的发展和机遇期。

 

二、汉语国际教育双重属性的产生和演进


2007年是汉语国际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23次会议通过设置汉语国际教育硕士专业学位的方案,北京大学等24所培养单位开展该学位教育的试点工作。这意味着,汉语国际教育的学科与专业建设开始走向新的阶段。但学者们同时注意到,与事业发展相比,学科建设相对滞后,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十多年来,汉语教学,从事业的角度看,发展迅速;但从学科的角度看,进展缓慢。

汉语国际教育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专业,它与国际上的学科体系无法直接对应,在中国的高等教育学科体系中也摇摆不定。作为一项国家和民族的事业,理应得到国家的重视,但无论是“985工程”“211工程”还是“双一流”建设,它都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其直接后果就是这个专业的发展难以吸引高素质人才,难以产生高质量的科研成果。因此,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非常重要。

“对外汉语教学的每一步发展,都跟国家的发展、国际风云的变幻,以及我国和世界的交流与合作息息相关”。这个共识,既源于之前的对外汉语教学,更与之后快速发展起来的孔子学院密切相关。汉语国际教育为培养从事汉语教学和中华文化国际传播人才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为促进中外人文交流、推动世界多元文明互学互鉴发挥了积极作用。

与其他学科不同的是,汉语国际教育的学科归属不确定、体系不完整,硕博阶段的教育至今未独立成建制纳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18年)》。

我们选择两组数据,一组数据源于教育部,反映全国开设汉语国际教育本科专业、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博士)的高等院校的情况。另一组数据来自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反映由其统筹和管理的、与汉语国际教育直接或间接相关的办学情况。

数据一。截至2017年,全国共有384所高校设置汉语国际教育本科专业110所高校设置汉语国际教育硕士专业学位2018年,北京大学等7所高校在教育专业博士学位学校课程与教学领域,试点招收汉语国际教育方向教育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在全国42所“一流建设高校”中,有14所设置了汉语国际教育本科学位,占比33.3%;28所设置了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学位,占比66.7%。在试点招收教育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的7所高校中,有6所属于“双一流”建设高校。

数据二。截至2017年12月,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在146个国家(地区)建立了525所孔子学院和1113个孔子课堂。中外专兼职教师4.62万人,各类面授学员170万人,网络注册学员62.1万人。2017年,向146个国家派出汉语教师3574人,支持各省、区、市教育厅(委)和高校派出教师5001人,向127个国家(地区)派出汉语教师志愿者6306人。录取了35个国家86名中外合作培养及来华攻读学位的博士研究生(累计录取413名)和119个国家4883名孔子学院奖学金新生,其中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570人,汉语国际教育本科(含南亚师资班)439人。以多种方式,全年培训本土汉语教师117 454人次。

从两组数据可以看出,汉语国际教育的办学主体是国内高校,以及各高校的教师和学生群体;从学历层次看,涵盖了本硕博3个层次;从办学规模看,无论是当年招生人数,还是累计存量,数字都相当可观。如,2015年,汉语国际教育本科生在校人数63 933人,攻读专业硕士学位在校学生10 133人。2017年,全年在华各类孔子学院奖学金学生(学位学生)总数达到9625人。

关于何时或怎样才能成建制地进入“学科目录”,学界已经讨论了很久。但至今仍未真正进入“主流评价体系”,未能得到普遍认可的“学科或学术地位”。

“对外汉语教学是一项国家和民族的事业”的正式提法,始于1988年9月第一次全国对外汉语教学工作会议;而以官方正式文件的形式出现,则是源于1999年12月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对外汉语教学工作会议。文献记载,第一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讨论对外汉语教学工作的意义及面临的形势,讨论中国发展对外汉语教学工作的指导思想、方针政策和措施,讨论如何进一步加强对外汉语教学工作的领导(晓山 1988)。第二次会议结束之后,《教育部关于印发〈第二次全国对外汉语教学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向社会公布。对比两次会议的指导思想和目标要求,在“教育事业”的基础上,进一步突出和强调了“国家与民族的事业”意识。

有两组概念在汉语国际教育的演进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数十年的实践与走向中产生了重大影响,是一个可以进行总结和反思的视角:一是国家与民族的事业——教育事业;二是学科建设——专业建设。

在进入讨论之前,对相关概念做一个简要分析和界定。

从本质上讲,汉语国际教育事业属于一项“国家与民族的事业”(以下或简称“国家事业”)和属于“教育事业”的提法并无不同,因为教育事业本身就属于国家事业。相较于教育事业,国家事业是一个上位概念,适用更加宽泛。在国家权力机关中,教育部作为国务院的一个组成部门,主管全国教育事业方面的工作,统筹规划、协调管理全国的教育事业。

学科建设与专业建设两者之间既相互依存,又各有其侧重点。学科建设涵盖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和社会服务三大职能,侧重于学术研究的功能建设;专业建设从广义的角度去理解应该包含于学科建设之中,但侧重于学科人才培养的功能。

纵观发展历程,汉语国际教育的组织与推动,特别是几次“关键性突破”,几乎全部来自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其中包括目前进入“学科目录”的本科专业,以及进入“专业学位目录”的硕士教育。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不是某一级“国家权力机关”或某一所“法定办学机构”,没有学科设置的权限,也没有学科建设的资源。如果用K来代表“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那么,在“行驶的大巴上”,K的策略和做法是:在A1的激励、保障和引导下,扮演A2的角色或代理行使其部分权力,与A2联手共同强化了B2的属性和定位,引导高校定向发挥了B2的功能和价值。

汉语国际教育是中国教育史上从未遇到过的、大规模成建制、需求在外供给在内、特有的海外办学模式和社会服务形式。这种“非传统”和“双轮驱动、三点支撑”的运行特点,是造成民众、社会或相关机构对其认知程度不高,或支持力度不够的一个重要原因。特殊的办学环境以及受教群体的多样性,形成了人才培养模式和就业渠道的特殊性,而学科基础与专业框架的不完整,以及培养方案与课程设置的滞后,使得各种特殊性愈加特殊。例如,从1981年教育部批准设立以培养对外汉语教学师资为主要目标的“对外汉语”专业,到1985年北京语言大学等4所院校作为试点开始招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属于被“控制设点”的专业。但到了2017年,全国设置汉语国际教育本科专业的高校达到384所,设置硕士专业学位的高校也达到110所。这种在较短时间内大规模快速发展的模式,至少带来3个问题:一是培养目标与课程设置问题;二是教师资源与合理配置问题;三是学生质量与专业定位问题。当这些问题被转移到个体、群体或社会,有些问题自然就会被放大,变成各种难以解决的社会矛盾。如学科属性与学科地位问题、教师职业发展空间与职称评定评审问题,以及学生毕业选择与就业渠道等问题。

基于上述分析,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汉语国际教育“事业”与“学科”双重属性带来的优势十分明显,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但存在的问题也是多种多样、亟待解决的。其中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长期以来发展指标权重不均衡不充分,造成事业(行业)发展的繁荣景象,掩盖了学科意识的薄弱、学科属性的模糊、学科建设的缺位,以至于影响人才培养的需求和预期,影响事业发展的基础与需要。


作者简介:


宁继鸣,男,山东大学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语言文化传播、语言经济理论。

 
    (注:四川招考网转载时作了大幅删节)
重要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