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高考,我与自己和解了

发布日期:2017年8月23日文章来源:《求学》理科版当前浏览量:

劲锐人物:尚小晴,高中毕业于江苏省高邮中学,大学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曾凭借优异成绩赴日本留学,现在在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工作。



●尚小晴



北京外国语大学(以下简称“北外”)是我整个高中时期的梦想,高三每写一张试卷前,我都会在试卷的边角轻轻地写下“北外”二字,然后满心欢喜地守护自己的小秘密。


那时我非常崇拜何炅,崇拜温总理的御用翻译张璐,崇拜高雅大气的杨澜,原因只有一个:他们都是北外的毕业生。那时候的我觉得只要是进了北外,人生就会立刻变得顺风顺水,风光无限。


都是虚荣惹的祸

可正是这种极端的理想主义和虚荣心让我吃尽了苦头,高三时的我经常因焦虑而失眠。在那些寂静的夜里,我总是紧紧地闭着眼睛却始终无法入睡,直到临近天亮才能昏昏沉沉地睡着片刻。为此,我去过医院,喝过中药,甚至联系过心理医生,但收效甚微。

白天透支精力的学习,加上夜不能寐的恐慌,让我掉进了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大黑洞。每个失眠的夜晚,我都和自己讲道理,告诉自己要学会放松和坦然。


然而,人心是如此的脆弱和倔强,直到高考的前一天,我依旧失眠。强迫自己理性地考完高考最后一科后,那一晚我竟睡得很香,睡梦中浑身洋溢着说不出的轻快和安稳,仿佛在和一段旧时光做脉脉温情的告别。


要学会与自己和解

高考的结果谈不上好,我因5分之差错过了朝思暮想的北外,但毕竟竭尽了全力,所以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歇斯底里,只是觉得有些遗憾。那也是我第一次彻底地明白,要想找到梦想与现实的平衡点,首先要学会与自己和解,学会接受自己的脆弱和无力,接受世事无常和造化弄人。


因为成长本身就是一场与自己进行的谈判和接洽,在自我激励的深处,是理性耕作、温情和解的紧密交织。可惜当时年少轻狂,执念太深,没有领悟这个道理。


后来,我去了北京,在北京语言大学读日语专业。北京最拥挤的时刻是早上8点和傍晚6点,地铁站满是一脸急切、匆匆赶路的年轻人。在大都市里,才能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渺小和卑微。也正是在大都市,我才更加明白:在快马加鞭努力奋斗的同时,保持一颗谦和平稳、懂得随时与压力和解的心是多么重要。

再后来,我幸运地拿到日本文部省全额奖学金赴日留学,毕业后顺利进入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走向了更为广阔的世界,拥有了更多与自己、与世界和解的理由。


是走过的路教会了我生活

曾经的我错过了心仪的大学,但人生并没有因为那次的失之交臂就变得困顿不堪。年轻时心浮气躁,自认为水到渠成的理想与未来,也许并不真实可靠。反而是那些心有余悸走过的路,流过的泪,失过的眠,才让我拥有踏实感,同时也教会我与生活,与年少轻狂去和解。


回想起高三,那是我人生中最明朗却压抑烦躁的日子。但每个人只有亲身经历过,感悟过,才能迎来洗礼后的成熟。如今,我在北京的深秋写下这些话,只想着勿忘初心,与各位学弟学妹共勉。


文章选自《求学》理科版11期
重要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