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不选人文学科?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18日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报当前浏览量:

最近数十年来,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在大学校园中,计算机和金融等STEM专业获得了长足的进步。而有关人文学科衰落的声音不绝于耳。面对着看似不尽如人意的就业前景,要不要就读人文学科成了每个大学生的困惑。2018年8月23日,美国东北大学历史学助理教授本杰明·施密特在美国《大西洋月刊》杂志上撰文“The Humanities Are in Crisis”,对从1955年至今人文学科发展三个阶段的相关数据进行对比,指出大学生们放弃攻读人文学科,是因为他们自认为其他专业能带来更好的未来,但这种选择未必正确。

原文 :《要不要就读人文学科》

晓舟/编译


人文学科演变的三个阶段

数十年来,人们一直宣称人文学科即将灭绝。1964年的一本畅销书警告说,即使婴儿潮一代开始涌入新大学的英语系和历史系,在一个以科学为中心的世界里,也未给人类的追求留下任何空间。尽管对于像音乐学、历史学,或者比较文学等个别学科的报道往往探讨学术的实质,不过有关人文学科的讨论似乎都集中在它们即将灭绝这个话题上。

 

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人文学科领域发生了一些新变化。几乎所有人文学科和相关社会科学所有专业都遭受重创。历史学专业数量较其2007年峰值下降了大约45%,英语专业的数量自上个世纪90年代末以来已下降了将近一半。而且,它们并没有随着经济复苏稳定下来,似乎反映出学生心目中优先考虑议题的变化,而这甚至在他们进入大学的教室之前就已经形成了。

不过,有数据表明,某种更有趣的事情可能正在发生。就读人文学科专业学生比例的直线下降似乎并没有反映出人们对人文学科兴趣的突然下降,也没有反映出人文学科各个专业实际就业前景的明显恶化。

 

了解人文学科专业状况最可靠的指标是美国各个大学向教育部所提交的报告,根据这些报告,人文学科迄今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55年—1985年,随着全国各地为教师教育所开设的师范学校转型为综合性大学,男女老幼都涌向英语和历史学专业;20世纪70年代,经济恶化导致高教发展速度放缓,当经济从繁荣转入萧条时,人文专业出现了塌方式的崩溃。第二阶段:1985年—2008年,这是一个长期的稳定时期,包括哲学在内的四大人文学科各个专业发展稳定。第三阶段:从2008年至今。

自2008年以来,人文学科危机再次重现。即便在增加了像种族和性别研究、音乐学、艺术史和宗教等学科之后,今天获得人文学科学位的美国应届毕业生比例也依旧低于1970年或者1990年,即便是绝对数字也低于1970年。哲学、历史学、语言和英语这四大人文学科授予学位的总数面临着近20年来首次不足10万的风险。也许最为令人担忧的是,在文理学院和众多数量的精英大学里,近期攻读人文学科的学生数量减少的情况尤为严重。

“不再关注“生活哲学”

在各类学校中,人文学科开始下滑的相关资料反驳了许多有关人文学科下降的常见解释。不过,其中一种常见解释确实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与统计数据相当吻合:即学生们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放弃攻读人文学科,因为他们更加害怕就业市场。根据教育部所提供的统计数据,在过去十年里蓬勃崛起的学科几乎全都是包括计算机科学等在内的STEM专业,而像政治科学、社会学和人类学等较接近于人文学科的学科领域,尤其自2011年以来出现了严重下滑。这种情况似乎显示STEM各个专业是现代经济中唯一安全的赌注,而人文学科正在消亡。不过,这里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告诫:放弃攻读人文学科以及相关学科,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就业前景很差。

 

许多证据的确表明,人文学科专业毕业生收入可能不如计算机科学和金融专业毕业生收入高。但是统计数据显示,前者的收入并不比后者的收入低多少,而且,大多数专业毕业生的收入差异都在调查的误差范围之内。一项分析发现,年龄在35岁以下的人文学科专业毕业生实际上比生命科学或社会科学专业毕业生更不容易失业。一旦互联网泡沫破灭,计算机科学甚至可能比人文学科专业的风险更大,因为人文学科专业毕业生知识面较广。在经济的其他领域,我们会以平常心看待这些差异,在收入和失业率中值上,人文学科专业和理科专业毕业生之间的差异,看来至多是弗吉尼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居民之间的差异而已。

 

在精英学校,虽然人文学科学位的数量减少了,但是计算机科学学位的增速却比其他学校快得多。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报道,在排名前30位的大学中,计算机科学学位授予数量大致相当于历史学、英语、语言、哲学、宗教、区域研究和语言学学位授予数量的总和。

那么人文学科危机是否真的反映了学生们“想”选择的专业的转变,抑或仅仅是他们认为自己“应该”选择什么专业的变化呢?丹尼斯·阿尔伯格和埃文·罗伯茨在即将出版的一本书中指出,上世纪70年代攻读人文学科专业人数减少与一种巨大的倒置现象相符。在1970年,10个学生当中有7个认为通过教育“发展一种有意义的人生哲学”是非常重要或者极为必要的,而且10个学生当中大约有4个优先考虑用教育挣更多的钱。到了80年代中期,这些比例出现了逆转:在过去40年里,大学一年级学生中,自认为在他们学习过程中有足够的精力去打造一种生活哲学的比例已不到一半。难怪这么少的学生选择攻读人文专业,而且,鲜有迹象表明攻读人文学科学生人数的下降最终会如同其开始时那样迅速结束。

对人文学科的重新定位

在特朗普当政的时代,某些人对历史课重新产生了兴趣。哈佛大学因一起歧视诉讼案被迫公布的申请者名单显示,在该校2019年的毕业生中,急于放弃攻读人文学科的速度近年来首次出现了放慢的迹象。在经历了2011年—2014年自由落体之后,人文学科专业的下滑速度最近几年有所缓和,换句话说,即便无法再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平起平坐,但是,人文学科几乎肯定能够生存下来。

 

承认人文学科处于危机之中,并不意味着承认它们正在灭绝。相反,它意味着人文学科的地位正在下降,这正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和大学校园。围绕着人文学科的决策和辞令现在具有特别意义,因为期刊、图书馆和大学不得不围绕新人文学科将采取何种形式做出各种新的决策。接下来情况会有不同。在20世纪60年代经济繁荣时期,人文学科围绕着一个受到严格限制的由英语和历史学所构成的共同核心发展。在其鼎盛时期,人文学科帮助维持、重建和改善了一种共同文化,丰富了美国人的生活;而在其最糟糕的时期,人文学科则充当了受到精心控制的文化资本的传播渠道,虽然这些学科并未彻底放弃准则,但是鲜有人会依旧声称自身是美国文明的管理者。

 

虽然历史学、英语以及其他人文学科日趋衰落,但是唯有未涉足科学的一组人文学科仍保持了自身的地位:统计机构将这些新学科(也是更小的学科)作为种族、性别和文化研究结合在一起。与此相关的是,传统黑人大学(HBCU)人文学科招生人数保持稳定,就读于这些大学的大多数学生表示,他们仍致力于打造一种生活哲学。

尽管在精英阶层眼中,对文化的掌控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但是,对于寻求从主流观点之外更好地理解文化的那些学生来说,某些人文学科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有用。问题是,当主流观点继续警告学生们抓紧离开时,人文学科最终能够在一所大学里占据多大空间。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27期第7版
重要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