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爱因斯坦6句话点拨教育

发布日期:2018年1月19日文章来源: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当前浏览量:

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与新生们分享了爱因斯坦的6句话,他说,“关于教育,实际上我们所做的跟爱因斯坦100年前讲的很多是一致的”。

钱教授从育人、好奇心、创造性、思考力等几个方面,表达对于教育价值所在的思考。

说到爱因斯坦,他是一个科学家,可能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然而我想告诉大家,爱因斯坦不仅仅是一个科学家,还是一个教育家,他1915年预测的东西,2015年发现对了。

今天,我想说的是他的教育思想。

有几句话送给大家,不是我的,是爱因斯坦的。由此你就可以看到实际上现在的我们做的跟他100年前讲的很多是很一致的。

育人为先

The school should always have a sits aim that the young man leave it as a harmonious personalitynot as a specialist.

——Albert Einstein

学校的目的总应该是,当一个年青人走出校门时,是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在中文中,“人才”是一个词,并不是“人与才”。事实上,我们通常都把“人才”简单地落脚为“才”。

古人讲的“不拘一格降人才”,讲的是“才”。我们今天讲的学习的根本任务是“人才培养”,讲的也是“才”。学校还特别强调“拔尖创新人才”,讲的还是“才”。所谓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讲的仍然是“才”。

现在有必要把“人”与“才”拆开来看。

“才”的英文是talent,而“人”的英文是humanbeing。我们使用的“人才”一词,确切地说,是指“人中之才”。而“人中之才”不同于“有才之人”。

“人中之才”强调的是“才”,关注的是“三力”:创造力、分析力、领导力。而“有才之人”强调的是“人”,人有“三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度量“才”的词是“成绩”、“成功”、“成就”,而形容“人”的词则是“自由”、“快乐”、“幸福”。

人”重于“才”是我们学院的传统。我们学院首任院长朱镕基在2011年4月回学院时,就在这个报告厅中——当时我在他的旁边——对经管学院的学生们说:“做人”比“做官”、“做企业家”更重要,就是讲“人”比“才”更重要。

在现代经济学中,人有两个作用:

一是作为劳动力,是生产过程中的投入品,是生产要素。劳动力中就包括了“才”的贡献,它使得人作为投入品更具生产力。在这个意义上,人是经济活动的工具。

但是,人在现代经济学中又是消费者,是享受消费品的主体,其幸福程度用人的“效用函数”来度量。在这个意义上,人是经济活动的目的。

所以在现代经济学中,人不仅是工具,也是目的。但是在康德看来,人只能是目的,不能是工具。康德的哲学使得“人是目的”这一价值更加清晰和突显。无论如何,只要人是目的,不仅是工具,教育的目的就应该是“育人”。

好奇心

“I have no special talents, I am only passionately curious.”

“我没有特殊的才能,只是激情般地好奇。”

“It is a miracle that curiosity survives formal education.”

“好奇心能在正规教育下幸存是一个奇迹。”

爱因斯坦说 “我没有特殊的才能”,当然他有很大的特殊才能,即使这样,他还是说“但是我有激情般地好奇”。后面还有一句是“好奇心能在正规教育下幸存是一个奇迹”。所以我们觉得大家都得接受正规教育,我们都是受过正规教育的。但是,要能在正规教育中把好奇心保存下来(是很难得的)。小孩最有好奇心,但是随着教育越来越多,虽然知识越来越多,但未必创造力越大,因为好奇心和想象力可能减少。很自然,因为好奇心(所发现的)很多东西都不一定是对的。但是好奇心是如此之重要。

我们都是受过正规教育的。但是,要能在正规教育中把好奇心保存下来是很难得的。

小孩最有好奇心,但是随着教育越来越多,虽然知识越来越多,但未必创造力越大,因为好奇心和想象力可能减少。很自然,因为好奇心(所发现的)很多东西都不一定是对的。但是好奇心是如此之重要。

进入学校后,我们对学生的期望有所不同。在我看来,在学校中,“好学生”不再是“学得好”学生,至少说主要不是。在学校中,一个好学生,首先是一个“好学的”学生。

“学好”与“好学”是两种不同“学”的境界:

“学好”是学习中被动地接受,而“好学”则是学习中主动地探索;

“学好”是今天学习的一个结果,而“好学”则是今后学习的一种习惯;

“学好”只是对学习已有知识的一种度量,而“好学”则是对学习未来知识的一种态度;

“学好”是为了掌握知识,而“好学”是为了探索问题;“学好”得到的是答案,而“好学”追求的是真理。

好奇是科技创新和人类文明进步的原始推动力。

10年前,4位物理学诺贝尔奖获得者到清华理学院与清华学生座谈。当问到什么是科学发明最重要的要素时,他们没有选择基础扎实、数学好,甚至没有选择勤奋、努力,而是不约而同地说到了好奇心。

连爱因斯坦这样的天才都说,“我没有特殊的才能,我只是激情般地好奇。”可见好奇在他心中的位置。

所以,我认为,好学的第一要素是好奇,好学源于好奇。

个性发展促成创造性

It is important to foster individuality,for only the individual can produce new idea.

——Albert Einstein

促进个性发展很重要,因为只有个人才能产生新的想法(思想/观念/理念)。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为什么强调创造发展呢?促进个性发展很重要,因为只有个人才能产生新的想法、思想、观念、理念,这些都可以用ideas来翻译。

教育绝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授和知识获取。创造力需要有知识,但不仅仅是知识。爱因斯坦在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后,说了这样一句名言:“教育的价值不是为了记住很多事实,而是为了训练大脑会思考。”

人的创造性或创造力从哪里来?我有一个简单的假说,就是创造力等于知识乘以好奇心和想象力(创造力=知识x好奇心和想象力)。

这样一个简单的公式马上告诉我们,知识越多,未必创造力越大;所以,创造力并非随受教育时间的增加而增加。

知识通常是随着受教育的增多而增多。经济学家度量“人力资本”的通常做法,就是计算受教育的年限。但是,好奇心和想象力与受教育年限的关系就没有那么简单了,非常取决于教育环境和方法。

我们有理由相信,儿童时期的好奇心和想象力特别高。但是随着受教育越多,好奇心和想象力很有可能会递减。

这是因为,知识体系都是有框架,有假定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往往会挑战这些假定,突破现有框架,这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正确,所以会被批评,但是这在客观上就容易产生压制好奇心和想象力的效果。

在我们国家的应试教育制度下,情况会更糟,当学生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好成绩,教师教书的目标是传授标准答案,那么教育越投入,教师和学生越努力,好奇心和想象力被扼杀得越系统化、彻底化,好奇心和想象力的减少程度就越大。

如果创造力是知识与好奇心的乘积,那么随着受教育的时间增加,前者在增加,而后者在减少。

结果是:作为两者合力的创造力,就有可能随着受教育的时间先是增加,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会减少,形成一个倒U形状,而非我们通常理解的单纯上升的形状。

这就形成了创新型人才培养上的一个悖论:更多教育一方面有助于增加知识而提高创造性,另一方面又因减少好奇心和想象力而减少创造性。

这两种力量的合力使得预测教育对创造性的贡献很难,但是能解释为什么有些辍学生,如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很有创造性。

思考重于知识

The development of general ability for independent thinking and judgment should always be placed foremost,not the acquisition of special knowledge.

——Albert Einstein

培养独立思考和判断的一般能力是最重要的,而不是掌握专业知识。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我们反复讲思考重于知识。

17世纪的数学家、哲学家笛卡尔(就是发明坐标系的那位法国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思故我在”,他把思作为人存在的根本价值。

我在这里想强调的是,大学本科阶段是一个人生学习过程中的转折点:在此之前的中小学教育,是以接受知识为主;而在大学本科阶段,要变为以思考为主。爱因斯坦就是这样认为的,他说:

The value of a college education is not the learning of many facts but the training of the mind to think.

大学本科教育的价值,不是学习很多事实,而是训练大脑去思考。

如何思考?不是人云亦云,而是独立思考。

只有独立思考,才会有创造性思考,才会有批判性思考。 好思应该是学生的第一要务。

上述是爱因斯坦将近100年前讲的话。我觉得今天(看来)是更加的正确,因为机器会学习更多的事实。所以说教育,最重要的价值是在于学会思考。

重要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