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用生命捍卫的不会是手机

发布日期:2017年8月14日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当前浏览量:

原标题:他用生命捍卫的,不会是手机

文/曹红蓓

首发于总第806期《中国新闻周刊》

又有青春期的孩子因为手机跳楼。上一回那个父亲,当面把手机掷下楼去,然后孩子跟着跳了。这一回,据说是父亲没收了手机,孩子过了两天去谈判,谈判失败,留下遗书跳楼。看上去这个父亲比上回那个温和,父子之间只有语言交流,但是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看到结果,中间的经过就像黑箱。


当有外敌入侵,战士用生命捍卫的,是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每个人都是一个国,主权沦丧的时候,就会有些人宁死不当亡国奴。通常,根据分离个体化的理论,人的一生中有两个时期,自我边界是完全封闭的。一是刚出生6周之内的自闭期,二是青春期。婴儿自闭期里,洪荒未辟,我即是世界。青春期就像是一次大个儿版的自闭期。青春期孩子看上去什么道理都懂,但是心里真实的处境却如自闭期的婴儿,一切关注全在自己内部,如婴儿般的原始自恋也不可思议地发生在急速向成人演变的身体里。自闭期和青春期,死本能都很强烈。自伤行为、自杀意念、攻击行为、危险活动,很可能会在青春期的时候留下一痕。


在意识上,青春期孩子的自我版图和疆界也是完全封闭的。父母仿佛是强有力的邻国,面对这样的强邻,正常的外交联络往往都会被视为是有威胁性的。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房间,日记一定要上锁。对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如果没有一个锁上以后没有任何人可以闯入的空间,其实是可怜到令人发指。曾有个心理咨询的来访者,整个青春期都住在客厅里用透明玻璃隔出来的所谓“自己的房间”里,妈妈从外面看到他贴在里面的海报,觉得很烦乱,就擅自把它们都撕了下来,孩子放学回家,看到自己干净整洁而面目全非的房间,内心崩溃的程度,让这位母亲真的要感谢孩子的不跳之恩。可以想象,曾经被如此践踏和蹂躏过的国土,要重整山河需要多么漫长的努力。


如果父母对青春期孩子传递出一种信息:你其实什么都没有,你的一切都是我的赏赐,以管教的名义或者仅仅是因为自己要泄愤,就肆意没收、毁坏孩子名下的物品,扔孩子手机、撕孩子的书、侵吞孩子舍不得花攒起来的压岁钱等,都是最无耻的侵略行径,会让孩子觉得尊严受辱。结果孩子要么变态地臣服,要么挺身抗礼,做出貌似忤逆的行为。两者都不要,屠杀自己就成了可能之选。


再来看看手机,为什么是手机,为什么又是手机?研究人员对婴儿的观察显示,7个月大的孩子就会开始对妈妈的手机表示出极大的兴趣。聪明的人类婴儿早就发现手机在大人的世界里拥有多么特殊的地位。当妈妈一只手哄婴儿睡觉,另一只手不断翻弄着手机,面部还显示丰富的表情,又嗔又笑,孩子眼里那个手机就不再是一个手机而已,已经成了一个叫妈妈着迷的人,妈妈对它喜爱的程度甚至超出了对婴儿自己的喜爱。如果是小婴儿,就很嫉妒这个手机,会想办法把它从妈妈手里抢走,自己取而代之。大一点的孩子就会对手机显示出研究的兴趣,想要了解妈妈手中的心爱之物到底有什么奥秘,也会通过做和妈妈一样的事来感觉和妈妈的连接。


今天,手机已经成为人类的普遍客体,一个爱的投注对象。对于青春期孩子,那还是一个缩微的国,如果在现实中这个孩子的自我边界已经是名存实亡,七零八落,但是至少在手机这个由他一手打造的缩微的国土里,他还是至高无上的王。这是在青春期里本应极大膨胀的自恋的最后容身所。


对于孩子玩手机的处理方法,其实不同的家庭里都可以有不同的应对策略。孩子在现实世界中越游刃有余,越被家长尊重,暂时的剥夺越不会造成重大打击,反之则会出现为手机跳楼的极端现象。


无论孩子看上去是牛还是熊,你不能要求一个青春期孩子毫无自恋、毫无骄傲地穿过这个阶段,直抵成长的下一站,就像“要把大象装进冰箱,只需三步”永远是个笑话。


重要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