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播音系改名“去播音化”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11日文章来源:播音主持艺术网当前浏览量:

进入“四川传媒学院”官网,点击首页顶部导航栏“直通系部”,原“播音与主持艺术学院”悄然更名为“有声语言艺术学院”。 10月9日10点55分,该校官微同步推送了这一冠以“重磅”的消息。

“第一想法就是赶快去播持楼下面合照去,要不然以后估计看不到那几个字了!”留言中,有学生如此直呼。

无独有偶,本学期,暨南大学播音专业从原“广播电视学系”独立分家,自立门户创设 “口语传播系”。9月11日更新了相关信息。事实上,在今年1月中旬,暨大曾就创设口传的必要性、可能性和发展规划,举行过专家讨论会。

无论是川传的“有声语言艺术学院”,抑或暨大的“口语传播系”。近年来,各大高校播音专业所属系别,多有变更。在一些高校, “播音系”仅是“曾用名”, “语言传播系”(如云南师大), “口语传播系”(如辽宁大学)等“现用名”更是时新之举。

尤其是,自从2014年,播音“老大哥”中传划分出“口语传播系”,国内开设播音专业的高校,纷纷跟进,掀起“改名潮”。“口语传播系”热度见涨,成为更多播音院系的时髦选择。

何为口语传播,在陕师播音老师看来,在西方,有着两千多年的学术实践和教育传统的口语传播学,对于播音专业人才培养有着重要借鉴意义。

而在我国播音培养模式中,大量模式化的训练造就的是程序化的语言“表述”能力,而不是去培养作为言语生成主体——“人”的语言生产、制作、传播、反馈与修正的能力。简言之,口传就是理解、沟通、交流

在辽宁大学,播音专业“安家”口语传播系,即是院长推重“口语传播”理念的落地。在他们眼中,口语传播包括主持、演说、辩论、营销、朗诵等场景。

由此看来,口传系相较播音系,更能丰富专业内涵和拓展专业外延。这也是为何此类专业讲座、学术论坛、研究著述,动作不断的缘由。

上述更名高校的学科带头人正是关注到此番现象,结合自身实际,做出“换牌”的决定——增强专业的内功和底气。

从“播音主持”到“口语传播”,这次“废旧换新”让人想起中传改名:当年广院以广播起家,发展了新闻,后来有了电视,有了电影,又有了出版,广播学院难以涵盖了,于是更名传媒大学。这个“传媒”概括力强、延展性好,属于集约精炼的好名号。放眼时下,“广播电视”早已被视听媒体所包举。

例如《新周刊》杂志,在电视和视频边界完全消融“俱往矣”的业界生态下,取消原先老牌“电视榜”,整合“双料”推出“视频榜”。这点从中传新闻学院2017年教研室更名可窥一斑:原“广播教研室”更名为“音频新闻教研室”、原“电视新闻教研室”更名为“视频新闻教研室”。

无论是口语传播系,还是语言传播系,时代感和延伸度兼具。在当今媒介融合语境下,适用性广和包容度高。播音界泰斗张颂老师在论及播音教育时曾说,生产是今天,科技是明天,教育是后天。必须加强适应性同前瞻性。如果只将视点放在今天,会极大束缚教育改革的思路和举措,容易造成人才培养规格的滞后。教育应该为后天的人才需求储备足够的智力结构元素和能力学养基础。

当然,大多播音院系名字不能“免俗”,可能考虑“播音系”的正统性和接续性。其实,无论“换脸”与否,播音院系都应既维系专业荣光,亦迭代更新。只有这样,拓宽培养思路的播音专业,才能得到更广泛的认同。

重要信息
友情链接